大哥,大哥
  文/修竹(张健)
  
  想起大哥的时候,内心总是感觉安静而温暖。
  经历无数坎坷和繁冗俗务,大哥仍然可以孩提般单纯地笑,这种内心的坦荡与超然,是不得不让人心生敬意的。黑黑的脸庞,嘿嘿的笑。
  大哥的经历,虽不能叫做波澜起伏,但也绝非顺风顺水。在最不如意的时候,在最繁扰的时候,他都一个人在吞咽,默默地吞咽。他对职业,对家人,对兄弟,却都表现出海量的包容,坚定的担当。朋友们去他那里相聚的时候,大把地消费掉他的假期,然后揣着快乐和情谊离去。大哥的欢笑和热情,还有沉稳与真诚,总是让大家感到欢快,踏实,信任。
  他老妈的突然病逝,是在一个寒冷的冬夜里。兄弟们连夜赶到,能够清晰地读懂慈母离世带给他的深刻的悲伤,但他依然平静而从容。奠仪,安葬,招待,有条不紊。我知道,他把悲伤深藏内心。老人家遗体火化的时候,我不敢看大哥。
  大哥生病的时候,兄弟们到他住院的城市看望。病情远比我们想象的严重。那天的雪特别大,我和四弟住在旅馆里,窗外沉沉的大雪,压在了我们心上。分别的时候,他平静的语调,平静的笑容,让我们揪紧的心稍稍得以放松。他的身体能够顺利地康复,从蹒跚走路到健步登山,这得益于他达观的心怀和坚定的意志。
  读经,放生,骑车,修心。如今的大哥把工余填得很满,平而不庸,忙而不乱。得失宠辱,几近度外。兄弟们当中,如我之辈,时常被工作和生活挤压得浮躁且疲惫,而每次见到他,都是给内心最好的充电。他与我同龄,只长我几日而已。我们共同成长的记忆,是心中永远的珍藏。
  大哥从不刻意而为,就像他的名字,当年父母肯定没在这上花费太多的心思,但也透露了他与众人为善,又略带一点江湖的品格。
  今晚,又想起大哥。听着他推荐的梵乐,心里已荡涤得无比澄澈。
  
  201410旧作首现
  
(责任编辑:qq日志大全网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