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好,许久未落笔,早已忘记如何写文了,也就是想自己发一些解决或未解决的牢骚而已。
  
  
  不久前才注意到,工作的地方,有一处美景。冬天的下午饭后,夏季下午饭后的一个小时,窗外的那盏路灯总是会亮起。
  这让我想起了日出日落。东方刚刚朦胧。泰山顶上的摄影爱好者举着笨重的镜头记录着它的五彩霞光;晚起的上班族却右手握着方向盘,左手打着领带,嘴里咒骂着天亮太早。它也不自满、也不气愤。西方只剩残阳。稻田里劳作的农夫抹下最后一把汗水,正往家赶;西湖断桥上捏着粉色信笺的少年却祈祷着它能晚些、再晚些落下时。它也不催促、也不怠慢。
  太阳依着自己的性子,该升起时升起,该落下时落下。
  
  原先,这路上并没有灯的,只有一堆堆土石块,中间再夹杂着几棵在垂死挣扎的小草。后来的城市规划,这里建起了高楼。有了一二处可以居住的地方,人渐渐地便多了起来,路也就有了,灯也就有了。
  曾在那盏路灯下仔细的端详过。并不是因为好奇而去瞻仰它的容颜,而是因为喝了酒,恰好路过时,胃里的饭菜一阵打闹非要回到生养自己的土地的怀抱里,这才有机会近距离地观赏它。如果没记错的话,当时抬头想看看它的时候,却没有找到,头顶只有一个方形的月亮。心里当时还感慨着古人所说的月是故乡圆是对的,因为异乡的月亮竟是方的!心中不免苦笑了起来。
  第二天晚归再次路过时,又是傻笑了一番。
  
  一个星期前出差。晚饭时,见到窗外路灯下的长椅上,一脸喜悦、和祥的妇人正在打电话叮嘱自己的孩子晚上早些回去,外面不太安全。孩子回应着,又不是伸手不见五指的瞎子小巷,满城市都有路灯,不会有事的。挂了电话,那一头卷发,脸上画的像是搭台唱戏的老妇女。将手中没喝完的半杯饮料,随手扔在了路灯的草丛里,扭着臃肿的屁股走开了。看她脸上嫌弃的表情,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喝的是某种动物的排泄物呢。
  在书中或是荧幕上,上一秒是卓约多姿的美人,下一秒却摇身变成了面目狰狞的鬼怪的片段比比皆是,生活中倒是不常见到的。一阵风吹过,灯应该会借着这风,故意摔上一脚,砸在那“妖精”的身上吧……好吧,并没有。许久,灯亮了,来了一个蹦蹦跳跳的小男孩,将纸杯捡起,扔在了旁边的垃圾桶里。
  
  回去的路上,看到两年前自己胃里饭菜的归属处,路灯下的那些绿油油的小草间,已经开满了五颜六色的小花。我抬头望着这一排排延伸向着远方的路灯。想必,这路灯所到之处,定会有一丛丛鲜花陪伴吧。
  
  
  愿你所想的美好计日可期。小僧奉上。

  【作者的话】: —作者— 半僧人,原名仵路杰 忙时工作为先,闲时小写两笔 愿吾之文字,倾尔之心声 公众号:半僧人 此文发表于读文斋哟 大神们不要手下留情,尽情的蹂躏我吧??!
  
(责任编辑:qq日志大全网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