素贞不是白娘子,不是妖精,也不会法术,却是个和白娘子一样美丽的女人。身材高挑匀称,唇红齿白,皮肤白皙细腻,一种“回眸一笑百媚生”的天生丽质,外号“赛西施”。

  如此美人儿,出落在一个动荡不安的年代,正待出嫁的她在出嫁前被一个国民党用枪指着脑袋:“不给老子做老婆,毙了你全家”。

  素贞认命地嫁给了国民党,所幸他也并不是个十恶不赦的,婚后对她非常疼爱,对她的家人也很好。

  好景不长,日本人从海的对面掳掠而来,老公在外征战,只留下三个月的奶娃和素贞。战乱的年代,没有先进的通讯设备,村与村之间靠敲锣打鼓来传递信息。一天傍晚,一阵急切的锣声从隔壁村传来,一定是鬼子进村了!沿海的平原地区,若是从高处远望,肉眼也能够看过去好几里,无处可逃,无地可躲。松散的高沙土也不具备挖地道的可能,可怜的老百姓还是凭着求生的本能没命地逃跑,试图逃过被奸被杀被抓的凄惨命运。素贞也顾不上收拾东西,包起襁褓中的婴儿,兜在围裙里,慌乱地抓了灶头上仅剩的半块玉米饼塞入怀中,跟着其他村民,拼命逃跑向下一个没有锣声的地方。不知道跑了多久,精疲力尽也没有了其它的动静,人们停了下来,素贞发现怀中的饼早已不知去向,而围裙中裹着的孩子也再无声息……可怜的孩子抵不住一路的颠簸,终是去了。

  “作孽呀!我的儿啊……”凄厉的哭声,淹没在战火连天的轰隆声中……

  日本人终于打跑,国共两党却开始了激烈的斗阵,素珍的老公最终随国民党落败而逃,去了台湾,而素贞没有赶上码头的船,从此与老公相隔两岸。文化大革命期间,素贞被抓去游街,最后因老公的关系入狱了。

  看守犯人的一个单身牢头,看上素贞的美貌,对她特别照顾,而素贞也是个懂得感恩的,出狱后一直跟着那个牢头,为他洗衣做饭,直到后来,台湾和大陆允许通信,得到了老公从台湾寄回的家书,说不会再回来了,在那边已经和一个黑种女人结婚生子了。望素贞若还活着,自由改嫁,素贞这才和牢头结婚。
  (文/乾坤尔萨城)
  
(责任编辑:qq日志大全网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