摇曳、摇曳,在狂风中不断释怀,不停消散,就这样慢慢远去。不会再有人,记得月光下那甜美的笑颜,雨后令人执着的绿意,微风过后的清香。仿佛那倒映在湖面上互相依偎的身影,只是一个幻觉,一场梦。

  生活曾说,既然活着,那么就不要降低自己的格调。哪怕开始没有很多捧场,过程没那么精彩,结局没那么美满,但至少轰轰烈烈地走过。

  不敢剖析自己,更不敢去承认那该死的感性与理智,每天在不停斗争。就像古代君王争夺领土那般,每天消磨着着唯一的谏臣,无情地挥霍着所拥有的幸福,刽子手般地斩断一切有可能、有所谓。

  世人都爱为自己找理由,假装就是那样的,殊不知,假假真真会混淆视听,最终难辨真假。而翘尾便是那样的一个人,喜欢说谎、装无所谓、消遣自己,但是她每天都会很开心。或许,在很多人看来她今日消磨自己,明日就是别人娱乐她,但有一个人不这样认为。

  那人是翘尾的死对头——木鱼,少年成名的他,木讷又冷漠,就像名字一样无趣。众人经常会不解,这样一个有为少年,为何会与翘尾那样随性的人相识呢?这不等同于上等的青玉被沾染了墨汁,污染了嘛!确实,木鱼最喜欢嘲笑翘尾的无知与天真,而翘尾则是打击木鱼像没有生气的死物。他俩自从成人后便开始争吵,半世尘缘已过,仍是不饶彼此。

  而一切的缘由得从很久以前说起,那时的翘尾和木鱼是一对人人羡艳的情侣,他们每天过着朝九晚五的日子,好不惬意。可是有一天,一个叫卫正的人,打破了这个和谐的场景。卫正每天劝诫木鱼不要沉迷女色,去找寻自己的大业。虽说木鱼没有什么反应,但翘尾很是反感。

  没曾料,在与这对年轻人相处的过程中,他渐渐着迷于翘尾的天真可爱,美丽动人,竟起了哄骗她的心思。想要骗她,木鱼变心了,要和另一位美丽的姑娘私奔。

  怎奈上天弄人,就像编排好的戏剧那样,翘尾真的眼睁睁地看着这件事在她眼前发生了,木鱼没有任何解释,就这样挽着美丽的姑娘转身离去。

  那天晚上,她站在忘川谷前,回想着和木鱼在一起的往昔,泪水直奔,悲痛欲绝得只想了此残生。幸好,卫正守在旁边,阻止了这场诀别。

  其实,卫正看到翘尾这样,又岂会开心,他只是恨自己什么也做不了?所以他想以后如果能一直陪伴翘尾,宠着她,应该会好一些吧!

  于是,此后卫正舍弃了自己,用生命去宠溺翘尾。

  而经过这次背叛后,翘尾却变得更爱笑了,她想用那些无所谓来掩盖眼角的湿润,用笑容来装饰自己的愉悦,她真的很开心,就是那么没心没肺。

  那么,还有一个人呢?他真的那么绝情么?

  事情从来没有那么简单,但是对木鱼来说,维持着这么一个死对头的关系已经很好了,至少他们之间还有羁绊。只是唇角真的很苦,埋藏了很多秘密的地方,只有逸出刺眼的红才会解脱吗?他真的快不行了。

  尤其是,每次看到翘尾和别人一起笑得那么开心的时候,他的心更是痛到麻木。不是他不勇敢,而是这世间本注定有些事无法圆满,那不能张开的嘴,就这样吧!但愿下一世,他可以不再是“木鱼”,只用守着他的翘尾就好了。泪水顺着腮边流进了风里,再也见不到,忘川谷还是那般死寂。

  彼之蜜糖,吾之砒霜。“下一世,我们不要再这样了,好么?”

  “都听你的。”

  【作者的话】有感而发,不追求特效,华丽。
  (文/慕郁憬)
  
(责任编辑:qq日志大全网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