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★墨嫣
  
  为何花开的一刹那,唯見蝶影蜂逐,未見念的慈蔼音容。
  
  惆怅,迷惘,交集于念的思情彷徨。
  
  时光铭载忆尘往,
  岁月浮演念像框。
  年年绿草春花开,
  魂牵萦怀念梦淌。
  
  一别十二载,春花秋月絮舞烛窗几秋,我却坚守着那份永不磨灭的挚念。遥远的天国,虽天各一方,但灯火阑珊处的凭栏守望,总祈盼着与您近距离的促膝对话,叫您一声母亲,谁知这无言的一别竟成永远。无形的念落笔笺行,泛起忆的慨言潮语。母亲二字,其中蕴意深厚,如今的悟解,让念更加沉重,情更深而敬重。
  
  清明花开,踏着念的芳香前来祭拜,寻忆魂影痕踪。
  
  那袅绕的香烛弥漫着挥不去的思念,化灰的冥纸轻扬着难以割舍的眷情。深深的叩头跪拜,您老看到了吗?捧一黄土,仰首苍天呼唤,可不见影归回音,您老听到了吗?我记得您曾说过:“人,总有一天会离开这个世界,生死轮回嘛,”您开朗从容的心境,对死亡从未畏惧。回想您与病魔抗战的时日,坚强而乐观,我知道,您不想让儿女看到病魔折磨的痛苦,那一刻我强忍着泪,也不让您看到儿女的心痛神情,陪您走完人生的最后旅程。
  
  母亲,若風般的驾鹤西去,您的魂兮归来仿佛就在清明花开浮现,绽放。以前有您在,家,是我避风挡雨的归宿,而今,天国成了您的归属地,我只能隔空相望,把念深藏于心底处,声声悲情唤语,回荡山谷凄凄切切。
  
  沧桑古朴的老屋,残存着一份厚重的念想。屋内家什,原封不动的摆放,讲述着当年持家有道的主人操劳一生的往事。烟熏的墙板,回味着柴禾饭菜的喷香,墙角搁置的小背篓,儿时成长的摇篮与欢声笑语,四四方方的木桌,一家人围聚灯下的把酒喜庆,一扇木门,那是我站在门口迎接您劳作而归,扑怀撒娇的亲热,这一幕幕,催人思忆难忘,睹物生情。
  
  门前苔藓,杂草丛生,風拂过,夕晖下的老槐树沙沙作响,树下的摇椅,安静的躺立着,孤零的老屋,唯一能寻回的是那铭文碎片,翻开相册的张张剪影,您的言笑,永远的活在我心中。
  
  老屋,时光的见证母亲一生勤耕苦作,風雨飘摇的缩影。家,老屋的代名词,爱,曾在此蔓延,情,在此历历上演。
  
  又是一年清明节,母亲,怀着一颗感恩缅怀的心跪拜,愿您安好!
  
  ^2019_4_6筆清明念母^
  
(责任编辑:qq日志大全网)